欢迎光临湖北旅游网
加入收藏夹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地理人文>
克里雅:一场每个女人都会哀哭的婚礼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  探访塔克拉玛干“野人部落”

  克里雅,维吾尔语“飘移不定”的意思。地图上的克里雅河像把尖刀,深深插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。

  沿河南北纵横足足200多公里,都属于同一个村——它就是达里雅博依村。

  这么大的村,却只住了200多户人家——他们就是克里雅人。

  几百年来,一直如是,从不改变。

  一个不知来自哪里的族群

  1896年1月,瑞典探险家斯文?赫定最早发现了克里雅人并进行了史料记载。

  当时他本想弄清楚克里雅河最后一滴水流到哪里去了,沿河来到达里雅博依时却发现了一块神奇绿洲,茂密胡杨林里不仅有成群的野骆驼、野猪,更有一个生息在这里的游牧部落。以为碰上了“野人”,他便在考察日记中将他们称为“野人部落”,将绿洲命名为通古孜巴斯特——野猪出没的地方。

  20世纪初,英籍匈牙利考古学家斯坦因也来到这里,他为克里雅人做了人种学测量,结论是他们是印欧民族的孑遗。是早期成吉思汗远征大军的遗存?是与东进伊斯兰教抗争失败后皈依的古于阗国佛教子民?人们于是这样猜测。

  可也有人说,他们是公元九世纪西藏阿里古格王朝的后裔。十七世纪中叶,克什米尔的拉达克进攻古格国,古格城破国亡,其中数十人翻越昆仑败走克里雅河绿洲开荒造田,放牧狩猎,直到今天。还有人说,克里雅人原本就是土著民族,因为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活动了。更传奇说法还有很多,比如说他们是两千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楼兰人的一支、说他们是西汉时期弥国人的后裔等。

  我们也来了。得到的却是另一种答案。在翻译艾尼的帮助下我们询问了一位名叫艾买沙迪克的老者。他说,四百多年前,两个牧民为躲避战乱循克里雅河来到了这里。见水草丰茂,胡杨成林,他们定居下来。叫艾买台克登的居克里雅河东岸,叫尤木拉克巴热克的居河西。一河相隔,渐成两大家族,世代联姻,信奉伊斯兰教。如今已繁衍1300多人,老人自己就是艾买台克登氏的后裔。他们一直遵从祖辈们流传下来的生活方式,住在由红柳和胡杨构架起来的小屋里,以放牧为生。

  或许同样遵从的还有远离战乱的祖训?几百年来,他们坚持离群索居,不与外界来往。直到约上个世纪80年代,还不知今夕何夕,谁主天下!当人民政府找到他们时,只见到干涸的河岸边有胡杨树枝围成的、墙上抹了泥巴、屋顶覆有芦苇、屋尖置有一弯新月的清真寺……

  一些传承了几百年的风俗

  当然,我们此行亲眼所见的克里雅人,早已不再是世外遗民。不过,由于特殊的环境和历史,他们依然保留了很多古老有趣的风俗。
上一页12 3 4 下一页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